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我们认为:消费与投资是对立统一的。从生产宏观上讲,消费是生产的根本目的。从具体经济活动讲,高效的投资应由宽广蓬勃的消费来引导,而宽广蓬勃的消费要靠高效的投资来实现。一个消耗掉产品,一个制造产品,它们是对立而统一的。

我们讲的消费与投资是广义的,就是说消费不仅包括人民的日常的生活消费和需求,而且包括人民的较长远的需要和国家的各种需求。绝不是仅是生活的消费。投资包括大小不等资金的投资以及包括时间在内的等各种资源的投入,它包括生产的一切方面的投资。为我们的党,我们的制度,我们的社会主义全是以人民为中心,最后为了人民的共同富裕。这就不能不以不断满足和提高人民的消费为目标,而为达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投资生产,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实现消费的目标。从理论上讲清,大多数的人们会认清这一问题。投资主要是为了生产而前期的资金和各种资源的准备和运用,因此投资是基本属于供给侧,不应是需求侧。

为压缩篇幅,我们紧密的围绕着我们的观点进行阐述。并且大多数人一旦明了这相互关系,既能清楚。

消费是投资生产的根本目的和基础。没有消费的引导,投资必是盲目的,更不能实现高效的投资;而没有高效的投资,就没有高效的生产,又怎能实现宽广而蓬勃的消费?这里讲消费与投资的关系,但单从理论明确这关系还不够,还必须在实际中把控好消费与投资各自适当的投入量,这是最难的,但也是最关键的。第一,要把握住消费与投资各自的投入量,第二要把握住人民日常生活的消费与需求和国家的需要。这绝不是某一方面越多越好。

投资不以消费为基础为根本目的,在政治上会失去民心,在经济上会使投资生产变得盲目,因而会造成低效错误的投资。你投资什么?投资那个领域为主?投入多少?不考虑国家需要什么,老百姓需要什么,市场需要什么,这怎么能决定?高铁、水电站、高速公路、网络,芯片、军工、外援等等,就是当前和长远的消费需求,这投资的决定、投资的计划也就无所适从,变得以个人的喜好为主,拍脑袋的行为,不是以市场为主,就会像改革前的盲目计划。造成国民经济的混乱和浪费。失去消费的引导,政治上就不会是以人民为中心,为主,使国家计划和经济最终会脱离人民,失去民心。使亲者痛 仇者快。

可是,没有投资,任何方面的投资,包括微小的投资直至时间等在內的各种资源的投入,就没有生产,没有生产那来的消费?

所谓引导,就是根据消费的需求及其预测,制定我们的投资和生产计划。但要特别注意主权风险即国别风险等高风险的投资,这需减少,不可贪图微小而短期的利息。

在生产水平比较低的时候,人们节约点,提倡节约,人们以较低的工资,节省的资金可对生产产生相对大的推动。但在生产水平较高的时候,情况正相反,人们生活节省的资金对生产产生不了多大的推动作用。而较高的消费对生产才能产生较大的推动作用,它和科技共同形成经济发展的动力,而且是更根本更基础的动力。这才不会造成所谓的“生产过剩”。成熟的经济阶段,高消费一般必会带来高生产。所以我们要千方百计想法适当提高人民的购买力,鼓励人们消费,这一方面提高人民的幸福感,一方面引发经济的高速增长,这也是真正以人民为中心。轮船飞机高铁港口房地产大学医院等等无一不是因为消费的需要,即人民的需要而建设的。资本主义的消费尤其为了人民的消费决不是根本动力,而个人的金钱利润才是根本动力。我们为提高较低的经济水平,需要部分借助一下以个人利润为目标的经济发展,但这决不是我们的根本目的,我们的根本目的是共同富裕。

总之,不以消费为引导,就不是市场经济,但不以投资生产为手段,就没有消费。掀起了产品消费的高潮 ,自然会掀起生产高潮。至于当前应鼓励消费还是鼓励投资,理论上要根据那个是当前的短板来决定,不能个人拍脑袋决定。实际中,我们现在应稍向消费倾斜。以消费端为掀起生产高潮的启动和激发因素。我们确信的过去的房地产为经济发展高潮的因素,也是有了社会购房高潮,才有房地产投资的高潮。但高涨的房价,伤害了广大群众的利益,而使数人受益,这必须把控适当。其中分开经济适用房和商品房是关键,政府负责大力发展经济适用房,并放开商品房,让市场决定房价。就因为政府大力发展经济适用房限定房价而不会伤害人民的根本利益,又有商品房而能激发市场的活力,这是新加坡成功的实践。

假如我们向人民的消费直接投资100亿元,40%的投资被储蓄起来,60%的资金用来消费,因而刺激了那所消费商品的生产,这60%的资金就是精明的投资,因而产生的效益可能超过100亿元盲目的投资。这又满足了人民消费的需要,又产生了对路的投资;反之,这100亿元直接投资生产,由于是盲目的投资,并不以消费为指引,连消费数据也不看,而投资100亿元,可能就50亿甚至只有20亿投资蒙对头,这怎么行?

有一个问题必须考虑,那就是直接投资人民的日常的生活消费,还是投资到根据消费制定的投资项目?不用说我们的目标是不断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包括吃穿住行教育医疗养老),这问题关系到必需处理好近期和远期不断改进的问题,还要处理好消费需求与国家安全科技外援等方面的需求。这些基本都是消费的需求和引导。但近期经济有所下滑,为尽快解决这问题,我们认为应加大直接投资人民的日常生活需求,以解决近期经济的下滑问题。投资生活消费终会大部分正确地转到生产上去。不仅正确解决投资的领域,而且正确解决投资的数量问题,还同时满足人民的幸福感,这决非直接投资到项目上所能解决的问题。

我们的党,我们的制度,我们的社会主义全是以人民为中心,最后为了人民的共同富裕。这就不能不以不断满足和提高人民的消费为目标,而为达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投资生产,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实现消费的目标。所谓经济“不是吃出来的”,它的含义即没有认识到消费在政治上的重要性,在经济上的关键性。
 

话题:



0

推荐

冯毅

冯毅

115篇文章 120天前更新

作者在美国获得硕士学位,曾在北京中国银行总行资金部工作15 年。在此期间,参与负责管理中国的全部外汇与黄金储备。之后,1989年加入北京中国农村信托投资公司。1992年,到香港加入美国投资银行所罗门美邦公司(SmithBarney)后,在香港美国花旗银行和英国苏格兰皇家银行顾资银行等家外国银行,负责投资理财工作。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