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摘要:本文以专业的视角,简单明确分析了中国股市不振的总体原因,并从投资者角度提出了十分具体可行的解决方法,这里进行了概述。

中国股市是中国金融市场化改革的前锋,是改革的重头戏。老人们都知道从最初成立时就有领导的大力支持,也在上世纪90年代经历过几乎灭顶的艰难。现在反应股市的上证指数又已面临危险,以守株待兔的态度幻想股市能重振雄风是异常危险的,融资取得的一点点成果,也会丧失。

我们容不得摆架子,摆资格和松懈。充满风险的股市首当其冲面临金融系统风险,必须要有危机意识,随时防范。我们辛勤而细致的不断改进决定着我们是否能具体带领和指引半个中国的股市大军夺取胜利。股市是中国金融市场化改革成功的重要一环。而股市能否独立运作,又是股市是否成功的重要标志。

中国股市的起伏不能看华尔街的阴晴而变化,也不能看外商的喜怒而变色,把中国股市的命运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股市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培养起一支强大的投资队伍。股市中还有投机的操作,但投机绝不是投资中国经济前景而追求的是股市价格的起伏。其实道理很简单,买多就涨,卖多就跌。但买多还要保持住,涨势才能基本稳住。买盘凭什么能保持住?因为一定时间内会收到和风险相配即值得的收益。尽管要求各不相同,但无论是时间或收益,投资者都要求必需十分明确,才敢投资。这些有利投资的条件,上市公司也完全能做到。这只是股市的ABC,但却是股市的基础,只有基础强大,才可能造就强大的股市。投资造就股市,投机只增加股市的流动性,对股市的上升最终毫无作用。

市场上,我们现有的资金已足够强大。我们的股市完全有能力可以不受或少受外面的影响。但没有投资和投资队伍,股市中占垄断地位的投机操作不仅完全不能抵抗外面的影响而且会推波助澜。

我们都知道投资对股市的重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有投资才有股市,投资亡,股市必亡。所以做多少有利融资的事,就需同样做多少有利投资的事,甚至更多。因为投资收益问题,投资者的心理是特别敏感和细心的,我们的工作必须像绣花一样的细心。对股市投资有利制度的改进工作是我们特别要努力的地方。

股市要有投资,制度必须要公平合理且对投资者友好。上市公司赚了钱不分红,我们先不说,一年只分派一次或两次股息,使除息日前一天,买入股票,持股仅一天和持股一年可分得同样的股息,这能公平吗?为了股票交易顺利,一年平分4次股息就足够,但要尽可能提前早日公布派息的具体日期和数量,不能让投资者大部分时间猜测有没有派股息,派多少。这样不合理不友善。跨年派息的时间应衔接且稳定。使投资者不致因跨年而卖空股票。投资者收到股息,因有近期有了具体收益目标,就不会大规模卖出股票,除息日股票也不会大跌。

这些看来细微,却是股市极其重要环节。这些事关利益分配股市极其重大的环节不公平不合理,多数投资者怎会投资股票呢?投资又怎可能发展壮大?别的事不是不重要,但不能不抓大事。有人会说那投资者还可以赚取价格的增长。我们先说这几十年大多数股票价格最终有没有增长?看下上证指数就可知道,如大多数股票价格有所增长,指数已至少在5,6千点了,好点可能过万了,我们股指不会回到十几年前水平而徘徊在3000点左右。说明这几十年,大多数股票价格实际根本没有增长。本来派息率对股价长期来说提供了基本支持,因为派息率越高,在公平合理的情况下,会吸引越多的投资。投资者一般绝不会投资于纯粹的股价变化。投资造就股市,投机只增加股市的流动性,对股市的上升最终没有任何作用。如我们的股市只有投机或忙于罚这罚那,不管投资的基本建设,就等于将我们的股市建立在沙滩上。我们如果只管由股市中不断融资吸血,不管投资的条件改进和扩大,这无异于杀鸡取卵,涸泽而渔。

股价的理论红线就是由股息来计算的(DDM模式,尽管有争议,但正比例关系是明确的)。但投机者却不这样看,认为股息多少和怎样合理分派无关大局,可惜我们的负责人士也不幸受此影响。在市场的条件下,只有最后的结果说明一切。在中国经济如此突飞猛进发展大背景下,上证指数却失败的回到十几年前的三千点上下,看着我们的股市在中国经济如此辉煌的大背景下却一步步走向衰落,难道还不说明我们过去的工作不及格吗?不要以为还有融资是成绩,但这融资是以牺牲股市,牺牲股民的利益为代价的。我们要的是双赢即投资与融资都赢。不要赌自己的颜面而牺牲中国的股市。股指不断上升,并合理的波动,才是股市成功的标志。因中国的金融政策基本稳定,中国的经济情况基本稳定,所以中国股市也应基本稳定。只是我们的工作相差较大,使股市受各种因素影响巨大,造成我们的股市病态的剧烈波动。要把融资和投资看得一样重,股市才能生存,股市才能最大力度的发挥自己的作用。重融资轻投资的观点必需摈弃,没有投资哪来的融资?像体育比赛,只有赢得比赛才能为国争光;同样,只有股指高高上扬,才是股市成功的标志,才是股市各种制度基本达到完善的标志,因股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会看清一切不合理的制度。股指不断上升,才会吸引规模更大质量更好的公司上市,才能吸引世界的大公司在中国股市上市。

20大中央给了证监会特殊的机会,是对中国股市寄予厚望,因为中国经济,金融是极重要的环节,而股市又是金融市场化的重中之重。因此我们不能只是做些不痛不痒的事,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不能让中国股市如中国男足一样让中央和广大股民不断失望,必须细致认真不断改进我们工作。

话题:



0

推荐

冯毅

冯毅

112篇文章 1次访问 28天前更新

作者在美国获得硕士学位,曾在北京中国银行总行资金部工作15 年。在此期间,参与负责管理中国的全部外汇与黄金储备。之后,1989年加入北京中国农村信托投资公司。1992年,到香港加入美国投资银行所罗门美邦公司(SmithBarney)后,在香港美国花旗银行和英国苏格兰皇家银行顾资银行等家外国银行,负责投资理财工作。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