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冯毅 > 提供强大的融资,突破经济暂时的脖颈

提供强大的融资,突破经济暂时的脖颈

经济大循环

中国经济的循环从根本上来说,是GDP中的第一二产业,也是生产端和第三产业,也即是消耗端之间的大循环。第三产业无论是投资还是出口都是消耗,用掉由生产端生产出来的财富。大部分投资消耗能转化为新的生产力,加入生产端。出口是将产品交给国外来消费,自己能挣到外汇,但出口由于是给别国消费,所以并非越大越好。进口更需控制。即便消耗端能够产生足够的财富。但也不能走美国生产空心化的路。美国没人封锁并依靠美元是世界货币,现在可以用第三产业创造的美元支付大量进口,但生产空心化也不断带来负面影响。中国在政治上金融上都面临这些问题,所以需掌握好贸易的分寸。第三产业尤其贸易的规模相对第一二产业的规模必须适当,控制对外的依赖。贸制裁提高关税是以美国老百姓的牺牲为代价,来阻止中国外贸的出口。中国并没有多付美国一分钱,美国政府提高的关税,一定程度阻止和减少了中国的出口,但美国老百姓却背负了全部的税收,包括新增的税收。

 

适当多发债发钞,解决经济困境

中国为什么对增加对美国出口感兴趣?扩大了就业,维持了生产。其实并非只有出口可以达到这目的。在国内逐步适当多发一些国债,多发一定的钞票,同样可以达到这目的。多发债多发钞,对生产端和消耗端的产值和利润进行一定的调整,在调整中有更大前途的生产和投资一般会先利用好机会得到先发展。但这会带来通胀的压力,减低百姓的消费水平,这点必须注意。所以增发债发钞时,可以适当控制出口,将一部份出口转入内销以抵消多发债和发钞带来的通胀压力。这样,多发行钞票,部分要用来增加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同时解决生产的现金流;多发债可增加投资,同时加大我国金融市场的规模,这点是十分重要的。这样做并不一定会影响国内的就业市场。因多发债多发钞,有部分立即转化成消费。这带来一定的物价上涨,但也带来生产的增加。适当多发债会带来新的投资。这些都直接扩大了就业市场。等经济发展走入稳定增长的轨道再根据需要进行回调。

 

为什么有人说我国债务太多?

有人说我们的债务已很大,不能再多发债。为什么说我国的债务已经很多?多半是和美国市场相比,而非真正看我国金融市场的实际情况。我国市场贷款年利率高达两位数字。我想市场实际缺钱是这情况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 

 

中美三大产业比较

要说和美国比,他们也是比一个整体情况,没有做仔细的观察。整体GDP,确实美国大于中国,但如分开生产端与消耗端来观察,情况就不同了。疫情前的2019年经济比较稳定,第一二产业的GDP总合,中国是6万亿美元,而美国是4万亿美元;中国高于美国50%。第三产业服务业也即是消耗端,包括各种金融业,和国内的生活消费,美国是18万亿,中国8万亿美元,在这里美国才大于中国,美国依靠消耗端创造了财富,并用创造的美元可从世界各地购买消费品,哪怕国内生产空心化,也没关系。因为没人会封锁美国,美元也是世界货币,现在可以大量支付进口。但我国不行,因为需要随时提防美国西方的封锁。因此消耗端大于生产端必须适当。防止外部世界环境突然变化,对我国市场的冲击。无论如何我国的生产绝不能空心化。

 

中国债务应有的规模

至于我国多大规模的债务是适合的债务规模这不仅不能根据美国的数字简单下结论,而且凭主观腻断是要不得的,必须要以经济是否发展及发展的速度为准。今天看是庞大的债务规模,明天就不一定感觉同样庞大。例如2020年,“1个月的收入比2000全年的收入(13,395亿元)还要多”(2020/8 财政部长刘昆)。改革开放前的债务数字,现在还是负担吗?各省的财政收支不平衡的问题,检查一下支出是否合理?如是,中央应考虑对财政收支的分配给予仔细考虑。中央财政,不仅要周密考虑各省的收入,还要周密考虑各省的支出。各省的经济进步要从支出节余反应出来。我们认为,从收支的角度看,中央与地方的收支分配的中心目的是即使中央有强大雄厚的资金力量,又使地方上能随该省经济的进步使该省有资金的合理节余。

 

中国的外汇储备问题

中国有三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不仅不能直接用来支援我国建设,而且具有很高的主权风险。当然一定的外汇储备是必要的。一是保证人民币的兑付能力,从而保证人民币的国际化,二是必要的国际采购能力,三是国际人民币在世界含金量的替代物,四是政府在国际市场上的特殊采购需要。但我们有强大的商品生产能力,因而没必要全保持外汇现金,这极大增加了外汇风险。除了分散到其他货币,黄金和SDR外,是否可考虑将一部分外储交给美国的信誉良好的专门的基金管理公司,但条件是只能用于投资在中国指定的和中方批准的外国项目,比如一带一路项目,并随项目的推进,而拨给资金。这样我国外汇储备名义在外但实际项目投资仍在中国。国外基金不仅赚了外汇,而且扩大了资产管理规模(AUM)。为了防范风险,这个费用要花的。当然许多具体问题需要解决,比如美国政府可能会找借口,冻结该公司的资产。但美国政府找借口同样会冻结我们的外汇储备。结果是们不仅不能利用我们的外汇,而风险没有任何减低。其实防范管理公司的法律风险,可以将资金慢慢交由美国的管理公司经营,完成一单业务再做下一单,使美国不好下手,并加入赔付和保险条款,等等,风险总是存在的,要学会衡量风险的大小。还有许多具体问题需要解决,这里就不一一展开细说了。

    

结论

经过仔细比较,可以下结论,,需要资金的决定部分是生产端,疫情前的稳定器,这部分中国是美国的一倍半,而整体GDP的发展速度是美国的三倍,因此资金债务也应远大于美国。也不可主观臆断我国的债务规模和货币发行量是大是小。大小,应从在保持通胀较温和的情况下,是否能加快经济的发展速度决定债务和货币发行量的大小。从市场实际情况看,从利率水平看,我国的债务及货币发行量并非太多,还是不够的。

 

解除我国经济脖颈的最基本的因素无外乎是人和物。人是党坚持正确的领导和人民的团结和艰苦努力。团结能极大的促进生产力,“人心齐,泰山移”;物是充足的资金和强大的科技。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