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冯毅 > 解铃还须系铃人——高科技是中美贸易摩擦和自由贸易的中心问题

解铃还须系铃人——高科技是中美贸易摩擦和自由贸易的中心问题

在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中,特朗普在实际行动上提高关税搞磨擦,但嘴上一会儿威胁,一会儿又说些好话,他明显在玩两面手法。不管他威胁是真还是虚张声势,这威胁不了任何人。但我们必须考虑如何能达到我们维护自由贸易的目的。我们曾指出美方的赤字在于美长期坚持对中国高科技产品出口的封锁政策,使其科技产品的出口一直得不到发展。他要消灭贸易赤字必须改变其这一封锁政策,配合其消减军费开支,比如消减1/3,用来发展经济,进行综合治理才是正路。他解除这封锁政策可以分步执行,但解除的速度决定赤字消灭的速度.其贸易赤字是其这封锁政策的不可避免的代价,也不符合美国的基本利益,得不偿失,因其大逆于基本经典的自由贸易理论。
根据国际贸易的基本理论,双方都会购买对方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这也是美国自己的理论(见照片,这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克鲁格曼Krugman教授为国际经济硕士所编写的教程),也是支持国际自由贸易的李嘉图的理论。用直白的语言,这必较优势就是指对方比较好的东西。贸易赤字一定是国与国的问题,巨大的贸易逆差一定是在有关国与国的事情出了问题,而不是单纯美国国内的经济问题。因此国际贸易逆差并不是由于美国国内储蓄率低或联邦债务高这些单纯的国内经济原因造成。因这些理由可以说明美国为什么保持较高额的消费,但他可以采购其国内生产的产品,为什么要大量从国际市场采购,特别采购中国的产品?显然是中国的产品和美国及其他国生产的同类产品比较起来性价比对美国有较强的比较优势。细心的人会观察到高消费绝不等于外贸赤字。当美国自己不生产某一产品时,这产品就更具有绝对的比较优势。这优势是指由于生产率,所需时间,工资,技术,政治,税率等方面的因素,最后体现在产品的性价比相比的优势上。这也是人类分工生产能大幅度的提高生产效率跨越国界必然的要求和表现,不过这分工被国与国的政治保护所大大限制,这也是各国要掌握关键技术,不能全按分工的道理执行的原因。人类消除了国界,才能最后能实现完全自由的贸易。但自由贸易由于不仅促进了经济发展,而且有利于人类建立共同体的理想,因此使人为此而奋斗。
 
就是从纯粹美国的银行的观点看,这美对中的贸易逆差来自美国对中国的销售不够。但不是美国没有中国需要的东西,而是美国不卖给中国,由于政治家过分的自我保护,自废武功,而最终形成贸易逆差。
政治家引起贸易摩擦虽然可能损害对方的利益,但贸易是双方受益,一旦摩擦被发动,破坏另一半就是损害自己。这无异于把发生境外的破坏引向美国内部,直逼美国经济命脉,象另一次911恐怖袭击产生的破坏。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时间越久,破坏越大,美国不能承担,不能让这事长期持续。
 
美国及西方不是要建立自由秩序的国际社会吗?但什么是自由秩序的国际社会?就是一个经济贸易金融和人员自由往来,并不受意识形态和技术封锁的影响而能平等自由往来的国际社会,文化意识哲学可自由发展与包容的,也就是民主的国际社会,这也就是人类共同体的目标,现在国际中中国高举起民主自由的大旗,决不能按一个国家的模型建立各国的社会。某些国家不能适应这样的自由民主的社会,把自由民主限制在他们意志也是所谓价值观所能接受的狭小范围内,不接受各国民主自由的选择和决定,把许多国家根据本国国情取得民主与集中的平衡以他们这一平衡为标准进行解释,并进一步为其军事干涉找借口,以取得他们的利益。他们因在自由民主面前的失败,而打算另起炉灶,建立他们所谓的“自由国家联盟”。但他们另起炉灶的动机是不接受各国自由民主的选择和决定,而是要执行他们自己的意志,也决定另起的炉灶也决不是自由民主的产物,因而只能是他们一言堂的天下,因此必然会失败。这也反映他们所提倡自由民主的虚伪性。
 
根据自由国际贸易的理论与实践,美国对中国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显然是他的高科技产品。美方不要找借口,要去掉封锁,让美国高科技产业也能强势的发展起来。再封锁,继续自废武功,中国必然自己会继续发展起自己的高科技。那时美方产品的高科技的含量就会大大减低,中美科技的差距也必然会大大减低,美贸易赤字就更难自然消灭。解除封锁是让美国经济强大起来重要方法。继续摩擦下去,封锁高科技出口,甚至扩大,不仅暂时损害对方,而且永远损害自己,因为时间将培育对方的技术,而不仅有关工业停产是自己的直接损失,而且对方技术的成长是自己高科技的含量的衰退。自由贸易绝不是零和游戏,不是你进我退的结局,那是生产速度赶不上强盗瓜分速度的结局而是共同成长,做大共享的蛋糕,因此人人受益。这也是符合国际贸易的规律。我们也不要分散注意力,提些对赤字不适当的解释,必须集中力量解决自由贸易的问题。。中国对美国的比较优势产品就是我们现在卖给美国的东西。至于萨缪尔森提的几个问题,我们要说的是,没有一个卖方在垄断之前会随意提价或满天要价,因为这会影响销售; 一国财力不够时,其国际贸易量自然就会下降直到消亡,李嘉图要知道这种低级的质疑,也会出来反驳。
 
这双方贸易完全是自愿的自由市场行为,张口要1000亿美元这是商业行为吗? 这事强迫不得。在美解除这方面的封锁的基础上,我们可以多买一些美国的技术产品,满足经济日益增长的大量需要,这自然也会逐步平衡两国的贸易。
 
西方社会最近在国际事物上制造两个化学武器案例,而不顾调查清楚基本事实的真相,就迫不急待的采取行动,使人不由想起当年的 “国会纵火案”,也是故意制造事端,然后不由分说采取行动。这不禁放弃了资本主义在上升阶段所一贯提倡的民主,而且背离了在他们充满信心时主张的基本法律界限-疑罪从无。这只能反映出他们由于长期的经济低迷已对自己的制度价值缺乏信心,焦虑和失去耐心。这首先表现在他们处理国际事物上,明显右转,再发展下去就是针对其国内了。他们的集体行动不过是抱团取暖。所以,这提醒我们今后在和西方打交道时必须注意,他们会在利益的驱使下,而不管什么国际基本准则,会编造借口,制造事端,采取损坏我国的行为,和他们无处讲理。当前的美对中的贸易摩擦已反映出这种心态,明明是他们的封锁政策造成今日的严重贸易逆差,却要中国买单,实属无理。象我国在美的外汇储备那样多,美国政府都不讲任何情面,以维护其国家安全为由,长期封锁对我高科技出口,并以各种借口封锁他国金融资产。所以我们也需要争取美国在我国存放足够的黄金做保证。他要不愿意,就要减少存美的外汇储备以备万一。在当前趋紧的国际形势下和我们面临的台湾问题等,我外储随时面临顶级系统性风险。在商言商,要估计各种风险,并采取足够的措施加以避免,预则立,不预则废,来不得一点情面。外储与外贸不同,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
 
美国封锁政策一个重要理由是所谓维护国家安全,他有那样强大的军事力量还在奢谈什么别人对他安全的威胁,这不可笑吗?越强大越胆小,越怕别人暗算。他到处惹事,这才造成了他不安全的感觉。别人的科技进步,一般只是关系到科技水平的赶超问题,而不是威胁安全的问题。不能说别人强大一点,就是对自己的威胁。那说到底还不是怕别人科技进步吗?一国科技水平的进步是不可长期阻挡的。除了外国的军事侵略外,安全只能是相对的不能求绝对的安全。这绝对的安全其实是绝对的不安全。求绝对的安全就要闭关锁国。因为每一样外国的东西进入本国,或本国的东西出口外国都可以看做是对本国利益的侵犯。“为什么不用本国产品?为什么要把本国好的东西卖给外国?万一外国停止卖给我们这种产品,或利用本国的东西使对方强大一些,不就是或多或少对本国利益不利,这难道不就会或多或少威胁到本国的安全吗”? 这种想法只有低级智商的人才会有。闭关锁国只能使国家的发展速度相对缓慢,进口某种自己稀缺的或较好的国外产品,出口自己的优势产品,使自己的优势产品产业,和使对方发展起来,可以满足本国经济更快的发展和更好的消费需求,会使对方对本国产品需求加大。因此对本国经济有好处,本国也会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安全,只有极少部分真正关系到军工的科技机密除外,大量的高科技并非如此。
 
偷窃技术也是封锁高科技产品的又一借口。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绝不可能是靠偷窃发展起来的。连班农都讲技术版权问题是可以预防的。世界之大,极容易找到少数极端案例,但中国政府打击盗窃版权的努力是不容忽略的。为了极少数不正当的例子而影响对高科技产品出口的大政策,影响国与国的大利益,是讲不过去的,是得不偿失的。特朗普那么会算账,这两个借口的利弊还能不明白吗?
 
我们想这封锁是出于阻碍中国技术的发展动机,只是这种低级的动机说不出口。于是编造出以上两个似是而非的理由。
 
要想快速发展经济,就要相对集中国家的财力,而不是分散这一财力。过大幅度减税就是过度分散财力。分散给私人,私人公司。根据资本主义依靠私人力量的理念,这似乎可以起到刺激私人努力生产的积极性,但这要经过较长时间才可以从宏观上明显见到这 “神奇的效果”。但在这等待时间,政府的财力由于减税被立刻过大幅度减低,国家财力被立即分散掉,政府支出捉襟见肘,更不要说集中有限的国家财力来发展经济,投入项目。只有集中投入财力,才能起到立杆见影的作用。因此减税决不可以任意过大幅度,要掌握一个分寸,即一方面要把财力分给私人,但要较长时间等待私人努力的效果; 一方面又要考虑适当减税,财力可以适当的集中,可以立刻投入建设项目,立刻见到效果,虽然效率可能差一些。但效率和效果要综合考虑。没有效果,那里来的效率? 话又说回来,特朗普不是成功的商业管理者吗?财力掌握在你的手中,难道不能高效管理项目吗?
 
1985年美国也因其贸易赤字问题,胁迫日德英法5国共同签订了广场协议。日本也不傻,知道日元大幅度升值短期内带来的后果,但还得签。我们认为如让日元慢慢地升值,日本国内经济慢慢的调整,即由于汇价升值而使进口原材料成本降低,出口价格降低也是自然的事。但日元汇价快速升值,就会给日本贸易型经济以沉重的打击。但日本在之后通过降息,发债等措施,希望弥补日元快速升值带来的损害。但事与愿违。日本没有广阔的国内市场,并日本被美军控制。不签广场协议,担心美国提高关税封杀日本的出口,或撤军,不再提供保护,或可能更换日本政府首脑。那时美国还相对异常强大。日本现在对美的贸易顺差也与中国的对美贸易顺差决不能等同,因为美对日没有什么技术封锁,所以是纯粹的贸易顺差。中国受美国的技术封锁,但这促使中国自己自立更生独立发展,中国有广大的国内市场,也绝不受美军的控制,有底气,用在日本的经验绝对不适合中国,中日不可同日而语。
 
汇价问题,总体来说是你进我退或相反的零和游戏,它基本不能改变产品的比较优势。这一比较优势要靠改进生产。提高关税或他国的汇价,不过是想白占对方的便宜,而自己不费任何力量,是不道德的。
 
美国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的封锁,这本身就不是公平的行为,还谈什么公平不公平呢?但对中国是坏事变好事,逼迫中国自己发展科技。不然就象我国的小汽车和客机一样,到现在还是以进口货为主。特朗普是经济利益为是的总统,见利后,并有一定的适当台阶下,就有可能达到我们所要的解除高科技产品对我出口封锁的目的,开展真正的自由公平的贸易。"苦问苍天谁能解,解铃还须系铃人"。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