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冯毅 > 再谈外汇储备的系统性风险与其对外交的作用

再谈外汇储备的系统性风险与其对外交的作用

外汇储备是金融领域风险最大的一个问题,因为中国的资金巨大且掌握在别人手里。股市是金融领域最薄弱环节,因它的现实严重背离了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不能凭空说它会涨,要讲现实。房地产事关民心,同时也关乎我国的经济,需根据客观规律制定长期有效且较稳定的政策。金融是核心竞争力,即是核心,就是极为重要的事情,就须对国际事务及新生事物的仔细观察,需了解对手的一举一动,需遵循客观的规律不断提高竞争力。金融业需在保持稳定的基础上,不断发展壮大,才能战而胜之。可金融业又面临巨大的风险,要迎风险,解决风险,因这是无可回避的。有多大好处,就有多大的风险。因此它们必然引起人们的异常关心。 
 
中国外汇储备是第一要防范的系统性风险,即是防范主权风险。同时第二,除了它的支付作用外,它的摆放也可使摆放国可以利用而取得重大的利益,因此怎样摆放是非常重要的,它是竞争中的一个重要斗争手段,可以用来配合外交战线的努力。
 
第一防范主权风险即防范国别风险问题。如将外储摆放在一国过多,明显不符合金融上防止主权风险的要求,需要根据SDR货币比例,根据摆放国经济和政治的稳定性,根据中国在外交上与摆放国的关系予以分散存放。但外储即便这样分散后仍庞大,往哪里存? 答案就是世界银行。这世界除欧美日外,还有世界银行。世界银行现在中国的投票权还不到5%,显然这没有反映中国的整体实力, 宜在增加外储存放的同时争取增加投票权,投票权增加到10%左右为合适。不是说世界银行没有风险,但主权风险比欧美日任何单一的国家要小,世行国际评级为AAA,并且不是由一国绝对控制。虽然联合其他国家,会构成风险,但总比单一的国家相对要小一些。尤其要形成世行对一国的金融资产冻结不易。防范主权风险的原则,考虑到个别国家动辄采取对他国经济封锁,冻结金融资产,这更增加了主权风险,成为外交的一定牵制,需特别加强预防,总之鸡蛋不能装在一个篮子里。西方近来在WTO相关问题上,不遵守合同,至少他们的信用实际已大打折扣,问题严重。评级机构应为世行所有,才能称之为国际评级机构,才能较公正。但不管美国的评级机构如何不客观,这些问题须更加防范主权风险。这原则在国外是公开讨论的,也是不言自明的道理,具体行动要保密。多摆放一些存款在世行,有利世界经济发展,消灭贫穷和基础建设。相关国家应明白这点。
 
加大摆放于世行的存款,可以按低于平价(即100%的价格)购买到期日不同的,并由世行所发的债券做起,以3-7年到期为宜。因为债券到期后,世行会偿还100%的本金,购买时低于平价,就不会有本金的损失,因此可看作存于世行的外汇储备。存放时,可同时尽可能考虑和世行签订一个协议,就是当债券到期时,世行应中国的请求,可按当时的市场汇价,直接偿还中国指定的货币或黄金,以防债券到期时的不利局面。美元利率提高,这就更易于寻找低于平价的债券。这是一个不可不注意的大战略举动。
 
第二外储能起到竞争的巨大作用,除正常的支付以外,可以通过较灵活的资金调动与摆放,或多或少的增加在友好国家的存放,支援友好国家,减少在一些国家的摆放,可以增大中国外交的努力结果,这比单纯的抗议有效,因摆放国实际 非常在意。摆放国的主权风险可通过国家间的货币互换,或通过国际金融市场上流行的货币掉期(currency swap)来避免,不管互换还是掉期,都需另外签一个协议,即,到期时,可应中国的要求,偿还中国指定的货币或黄金。掉期时间长短要适宜,即根据受援国政治金融稳定的情况来决定时间的长短,一般无论如何最好不宜超越对方的总统选举年。货币的掉期一般期限更短,比如几个月,它是国际金融市场常用的做法。其做法先用美元买入当事国的货币并同时承诺(根据对方的信用评级及关系,可考虑同时加签合同以避免风险),到期时卖出当事国合同规定的货币并同时换回等量外币。合同到期可再继续滚动合同。根据即期汇价和利差来决定到期时的汇价,要防止对方不履行承诺(合同)的风险。和俄罗斯等大国可与其作黄金掉期。通常货币援助也可以美元与借款国的货币之间的货币掉期来执行。用合同来加强保证到期归还,如对方不履行合同,就很难有下次。
 
总之,外储的主权风险及其作用是巨大的,不可不首先认真考虑。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