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冯毅 > 要特别防范哪些金融系统性风险?

要特别防范哪些金融系统性风险?

——加强监管 为金融发展保驾护航
 
最近中央金融会议上提出,金融业对经济体融资的宗旨,并要加强监管,防止出现金融系统性的风险。那么金融系统性风险究竟有那些?我们谈下看法。
 
1.对外:
 
第一,人民币不能大幅度贬值,这为系统性一级风险。要做到这些,经济发展,开放速度,利率,外贸状况,政治局面等要稳不宜大起大落。对人民币升值贬值的投机活动要及时反击。可先对外国政府或政府机构的投资活动开放债券市场和人民币市场,因他们投机买卖人民币和债券的可能性比较小,因而风险比较低。政府及其机构一般也仅需要投资债券不需要股票。
 
第二,外汇储备的各种风险要防范,
 
A, 外汇储备国别风险最大,我们可考虑按SDR货币比例,分散保管外储尤其美国对别国随意进行金融或经济制裁,而不是通过联合国,即便是他能控制的范围,也不因这样。这行为应该直接影响到它的评级;
 
B,为机构风险,所投资的国家风险,所投资的公司的风险;
 
C,为流动性风险,别有钱不能付;
 
D,为收益性风险,安全重要,但也要考虑回报。
 
2.对内,零售物价CPI不能大幅度上升,这为系统性一级风险。要做到这些:
 
第一,经济发展要稳;
 
第二,货币发行量要与我国经济规模和社会习惯使用货币的平均周转(流动)速度(即:货币第一次使用和第二次准备使用所需的平均时间)相适应;
 
第三,发挥我们的长处,建立足够的国家生产基地。这些基地平时生产的东西可依市场决定物价,以求高效,并充分发挥民营机构和集体经济的力量和长处。但市场经济有它的盲目性,累积到一定的程度,就可能引发经济危机,这时国家生产基地的物价就要控制,维护市价的稳定。
 
1948年国民党垮台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物价飞涨,无法控制。1988-89年的风波也是由于物价失衡,物价较快速上涨所造成。所以不可不防。
 
3.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债务问题,要严加监管,控制在合理范围内,不能不加控制,任其发展,可能会引起局部的或全局的系统性风险。
 
债务问题实际就是一个杠杆问题,是100%借用他人之钱搞业务,是纯粹典型的杠杆,因此去杠杆,首先要去债务。
 
我们的市场利率过高,主要就是债务过大所直接引起。地方政府和国企财大气粗,比较好借钱,银行也觉得政府国企不会倒闭所以原意借出钱。造成与民争钱,迫使利率攀升。这可能形成利率失控,引发系统风险。再者,资金在使用上的效率也较低,因而使大量的资金在低效中运行。控制债务,不仅可提高货币使用效率,提高经济的增长速度,而且可避免系统性风险。
 
国企也可倒闭,除了关乎国计民生,关乎国防及国家特别科技,经国家特别批准的国企,一律限期(比如三年)要达到本行业利润的平均水平。不达标的国企要勒令倒闭,公司高管成为平民,不得调他地使用,同一般工人一样,由社会负责安排一般工作。
 
4.除此之外,各个领域,银行,证券,保险,房地产,都有自己的本系统的二级风险。
 
银行不发生挤提和严控呆账这是基本的要求。另外银行利率要稳,不给其他方面造成不利,但要积极进取,保守不能达到金融服务的基本目的,监管也没多少意义。国有企业在严格监管的条件下,要注重的是加强发展的问题。而民营企业不用过多担心发展的问题,而应加强的是适当监管。对中小规模的民营企业要加强鼓励,对大型民营企业要加强管理,而不应是相反,但在实际中我们做的往往是相反。
 
证券是一个重要的阵地,现在问题最多,也是最难管理的市场,这考验着我们能否具有监管这有组织的自由市场的能力,进而考验着我们能否更有效的管理好全国的市场。应该看到,我们采用市场经济,提出“万众创业大众创新”,为我们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决定性的一步。但在如何更好的管理这市场经济,我们还是个新手,还面临着不小的挑战。还有许多问题等待我们解决。股市融资是直接融资,集腋成裘, 变短资为长资, 汇众人的努力,是非常好的融资方式。但上市公司从股民们那里拿钱没有任何抵押和担保,所以全凭证监会对上市公司的信誉和经营情况进行把关,凭有信誉的会计公司对上市公司的财务情况进行审核,如发现会计公司有造假问题,除要严罚以外,情况稍微严重的要立即把会计公司的资格予以取缔,不给第二次机会,对欺诈要严惩,清除害群之马,把今后的审核工作留给有信誉的会计公司。
 
第一,我们现阶段并不适合发展上市的注册制,不能把审查的责任推给毫无审查能力的个人股民,有些机构买卖股票也以投机为主。要等有财务审查能力的机构投资者以股票的投资为主足够地发展起来,才能搞注册制,现阶段还远达不到条件,还要靠证监会和有信誉的会计公司把关。
 
第二,股市的基本原理并不复杂,就是上市公司直接向股民筹钱,并承诺一段时间内(一般应以一个季度为宜,不应一年一次)分红支付足够的股息,维护公平。而维护公平是自由市场---包括股市的基本原则,是其成功的必由之路。股市公平不公平就看股民的实际态度就清楚了。而股民投资股票是期盼能得到比银行利息足够高的回报。上市公司支付股息多少代表了那些实体经济--上市公司愿意支付给股民的回报,股价可能的上涨绝不属于上市公司的付出,必须要和支付股息分开看。上市公司不应借口股价可能的上涨而推卸分红支付股息的责任。资金不会自动流向回报低的任何领域。只有守护好股民的权益才是维护好股市为上市公司融资的作用,做到正本还原。  
 
证监会应及时地维持股市健康发展的基本规矩,没有支付股息或支付不足为根本性缺失,而根本性缺失就是系统性缺失。系统性缺失累积起来就可能引发系统性问题,因此具有系统性风险,不可不注意,必需要早做预防。股民是很精明的,在这个事关收入的根本性问题上股民绝对不会含糊,他们最讲实际并最终要在惨痛的损失中学会什么是真正而实在的回报,不要自欺欺人,单独讲任何故事,任何利好消息和单独惩罚违纪的交易行为而没有实际行动保持公平都最终不能解决问题。股市有升有跌是正常的,但在中国经济这样有利的大背景下,股市总的趋势如此消沉,就不能不说明问题。一比就能发现差距。这些问题严重侵犯了股民的权力,这包括股息支付多少与支付的间隔问题,随意停牌及停牌时间过长,对内和对外不一,T+0,对一部分股民的持股特别设立“兜底”条件而侵犯了其他股民的权益(这和以该股为背景,发行新产品不同),等等问题。股市对各种利好消息基本没有什么反应,就说明股市已现露出根本的缺失,对此不清楚不敏感或置之不理或反应不及时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包括市场的和个人的代价。要有带领证券业的人对此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风险的渎职行为负责。股市一直搞不好,引起人们大规模的投机投资房地产,使房价一路飚升。人们不得不联系起来看。
 
房地产本不属于金融业,但它紧密关系民生,其操作手段是金融的手段并和银行业务紧密联系,且不可避免具有投资意义,都表明其关乎大局和金融业的紧密联系。“房子是住的”这是政府对人民的承诺,每级政府要在控制相对平稳而较低房价的基础上,保证刚需。这是政府不能回避的基本责任,建设刚需房要和政绩挂起钩来。但刚需房与商品房宜区分开,像许多有房价问题的国家,要从根本上努力,而绝不应是从中间环节做小的改进不解决实质问题。不区分开就等于绑架了中国经济:全面控制房价,就可能失去房地产拉动经济的作用,现在的房价做为刚需房价还是偏高,而且市场提供的住房式样又会缺少;放开房价,使建房成为拉动经济的一个手段,但可能引来房价上涨过快,又严重侵犯了老百姓的利益,又可能埋下房价暴跌带来的系统性风险,头尾难顾,刚需房价与商品房价区分开,刚需房价保持不动,商品房价也一般也不会大升大跌,而即便大升了又暴跌,商品房的买方到期不付的可能性也会小。另因有刚需房的存在商品房数量发展有限,价格暴跌的可能对经济对银行的冲击也会较小。这对民生的系统性风险十分重要。现阶段因房价涨的过猛,全面叫停是必要的,但不是长远办法。
 
“发展是硬道理”这不仅适合经济,也同样适合金融业。“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核心竞争力要重点不断强化和改善,才能永保竞争力。防范风险不是守成,限制健康的发展,而是为金融业的发展保驾护航,促进金融业的健康发展,只有不失时机的发展壮大金融业,防范风险和加强监管才更有积极的意义。“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只有血液循环系统强大,人才能健康强壮。同理,只有金融强大,并走在经济发展的前面,一切经济活动才能蓬勃强大。
 
金融业是直接生产着资金,而资金它是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生产与投资不可缺少的基本前提,它是生产与投资的基本要素,是换取一切生产所必需的原材料的通用手段,它是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生产直接目的,但不是根本目的。资本主义就是把利润当着根本目的,这是我们和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金融业是为经济服务的,但我们的生产却不是为金融业服务的而是为人民服务的。但这概念的下一级,生产与资金却是辩证的关系。一方面资金是为生产服务的,但另一方面资金也是生产从客观上主观上要不断追求的目标,追求利润即追求边际(差额)资金,才更有为人民服务的本钱。一方面没有生产就没有资金,另一方面没有资金也没有规模的生产,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资金规模增大,生产规模才会扩大,而生产规模的扩大,必然会要求资金的扩大。
 
资金-钱,不仅对生产是这样重要,对人民的生活也同样是不可或缺的,钱-资金是换取一切生活资料,满足人民的各种需要的基本条件,它应是我们发展经济的根本目的。
 
资金有体内循环和体外循环。体内循环是指已经支付或在不太长的时间内支付的货款。由于有商品的背景,一般不会形成系统性风险。体外循环是指暂时没有商品背景的资金,用来投资各种金融产品的资金。一般人们认为这部分资金是空转的资金,是虚拟体,而不那么重要,但事实并非如此,绝非像虚拟经济比如哲学,文艺,教育,宗教等。正如股市第二市场买卖股票的资金。这部分资金本身风险和对经济的冲击最大,要重点加强监管。但也正如股票市场,只有有了第二市场,才有第一市场。没有这体外资金的有效循环,就不会有体内资金的高效循环,正像人的血液循环系统,大量的血液并非都在五脏内。体外循环的资金规模一般来讲决定了体内资金的规模。体外资金规模壮大,才可源源不断满足体内不断扩大的资金需求。另外体外资金良好的循环,也是提供一种服务,在有效的监管之下,可同样有序的创造利润,这并不影响金融业为实体经济融资的根本目的。
 
我们的经济规模是我们前所没有的巨大,我们的金融规模也是我们前所没有的巨大,中国的混合制给我们同时提供了人类集体的力量和市场的力量,它们共同在有效足够的监管下,在市场经济的基础上高效而和谐的运行。市场经济有巨大的建设力量,但也有巨大的破坏力量,看看西方的经济危机就会知道,好在有美国管理金融市场经济成功和失败的经验,可以借鉴。但我们的混合制却是前无古人的事业,要顶风冒雨前行。
推荐 0